联系我们

Email:wanzhanqun@163.com

电话:155-7782-2416

QQ:66348624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广渠路38号院411号楼

共享汽车公司陷盈利焦虑几大商业模式均有痛点

发布时间:2021-03-09

共享经济已然成为蓝海。据罗兰贝格咨询公司近日发布的《汽车分时租赁如何在中国获得成功》报告认为,在未来十年间,中国分时租赁汽车数量将保持45%的年复合增长率,2025年分时租赁汽车数量将达60万辆。

但汽车分时租赁业务要在中国市场实现盈利仍任重而道远。《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多名汽车共享领域的相关人士了解到,目前达到盈亏平衡点的企业少之又少。

此外,从目前汽车分时租赁行业里存在的运营车辆组建由融资租赁VS自有、还车站点的定点VS自由等多种商业模式来看,均存在一定的痛点待解。

●还车站点:自由VS定点

同样主打共享概念,共享单车火遍全国,共享汽车却略透点寒意。多名分析人士认为,汽车共享未完全火的一个重要原因在于用户体验欠佳。

“共享单车为什么能培养出用户黏性?因为它真正实现了车辆的随时、随地、随取、随送,对共享汽车而言,‘最后一公里’还是需要解决的一大难题。”汽车行业分析师贾新光表示。

在山城重庆的街头,受地形限制,在这里几乎看不到风靡全国的共享单车;相反这里更为普及的是汽车分时租赁。2016年,全球分时租赁公司戴姆勒公司旗下的car2go选择重庆作为其在亚洲入驻的第一个城市,目前在重庆所投放车辆超过600辆。

car2go公关部人士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介绍,和“共享单车”类似,其采用“自由流动模式”,随取随停。也就是说,用户在利用地图功能寻找到附近的车辆后即可进行租用,用完之后可以停放在car2go的专属车位,也可以停靠在免费随停的车位,如政府管辖的市政停车位,“用户将车辆停在市政停车位或专用停车位上,均不需要支付任何停车费用。”

共享汽车TOGO在还车模式上也采取了自由还车。“我们最大的卖点就是任意还车和接力用车,用户可以再任何一个合法的停车点还车,若在网点运营1公里范围,需收取5元服务费,25元封顶;用户也可以实行A借B还模式,接力用车,在非网点还车时,可分享还车地点,下一位用户下单后,系统则返还相关服务费。”TOGO市场部罗姓人士表示。

尽管理论上可以免费在市政停车位停车,但在城市中心区域,这类停车资源相当紧俏,高峰期很难找到车位。如果用户将车停放至收费停车场,下一位用户在使用时将面临高昂的停车费用,影响用户体验。此外,用户停车的位置偏远,也易导致车辆闲置时间过长问题。

相较自由还车模式,定点还车则在一定程度上解决停车位难找的问题。大本营位于重庆的盼达用车,其使用“租赁站点”模式,即用户必须在指定的盼达站点租还车。

盼达用车CEO高珏表示,其站点主要设置在“园区、社区、商圈、学区、景区、交通要塞”6个区域,以满足不同用户人群的需求。定点还车模式,在一定程度上避免了停车位难找、找车难的问题;同时也方便公司地面工作人员能更好地对新能源汽车进行换电。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由于布点不足,大多数汽车共享公司均采取了A点借B点还的模式,用户常常无法直接抵达最终目的地,还需要借助地铁、共享单车等“接力出行”,这同样直接影响了用户体验。

●车队组建:融资租赁VS现金购买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高成本运作成为共享汽车的最大短板。

上述戴姆勒公司旗下car2go公关部人士表示,目前公司在重庆投放车辆为smart for two,市场售价大约在13万元,“目前我们已有超过13万注册会员,累计提供超过22万次汽车共享服务,平均每1.2分钟就有一辆即行car2go被租赁。”

“汽车分时租赁主要被用在5公里以上、30公里以下的短途出行。”全国中小汽车租赁企业联盟相关人士表示。

若取中间值20公里进行测算,其在重庆的计价方式为1.19元/公里和0.59元/分钟,按1小时行驶20公里计算,大概需要花费54元。戴姆勒公司提供的数据,其重庆项目在今年2月底前的营收尚不到1200万元,而其付出的车辆购置成本则在7800万元。

对于投资成本问题,上述戴姆勒公司旗下car2go公关部人士则表示不予置评。

正是车辆购置成本高企,目前70%的汽车共享公司都有着自有整车厂背景,比如盼达用车,其背靠力帆股份(8.490, 0.52, 6.52%),采用的主打车型为力帆330EV,价格约5万元,相比而言,成本更低一些。

“整车厂商推广分时租赁在某种程度上能达到多赢的效果。”贾新光表示,一方面以力帆为代表的新能源汽车厂商能通过这一模式迅速提高新能源汽车的普及度,另一方面也能加快消化自己的产能,同时也有助于提升品牌形象,每一个用户使用期间都是一次推广。

记者了解到,那些背后没有整车制造背景的参与者,其在车队组建一事上,多采用了融资租赁模式。

“都说汽车分时租赁属于重资产行业,但我认为我们公司属于轻资产。”上述TOGO市场部罗姓人士表示,其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投放车辆已超过1000辆,但在搭建车队上并未采用购买模式,而是向4S店、汽车厂商用融资租赁形式取得。

尽管融资租赁模式成本更低,但该人士也坦言,自2015年9月TOGO上线运营以来,目前尚未实现盈利。

在多名业内人士看来,令汽车共享难以推动的另一痛点在于监管滞后。“比如车辆出现交通违章,我们收到违章信息往往会滞后两三个星期,从这一刻到整个罚单处理完,需要经过‘工作人员筛查使用信息并联系客户——和客户在约定时间取车辆的行驶证——客户前往交警部门办理违章——客户再同工作人员约定时间交还行驶证,整个过程短则一两天,长则五六天。”高珏认为,这极大程度降低了车辆使用频次,并给客户带来了不好的使用体验。

据高珏介绍,目前仅在重庆地区盼达用车每周处理类似罚单的频次为几十上百次。

●运营成本高

事实上,共享汽车经营公司要付出的成本远不止车队搭建成本。“我们费用中已包含了所有费用,包括燃料费、保险费、停车费以及专业团队定期洗护车辆费等。”上述戴姆勒公司公关部人士表示。

以燃油费为例,《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根据smart for two车型油耗测算,平均每公里的油耗约0.4元,按照上述22万次、每次20公里测算,燃油费成本约170万元左右。

此外,在保险费用方面的投入也不菲。据平安保险一从业人员介绍,目前车辆需配备的保险包括商业险和交强险,一辆车一年的保险成本近3000元,车辆租赁公司往往会有团购价格,每辆车的成本约1800元。按照car2go所投放的600辆计算,一年保险成本约108万元。

停车费用的投入也不容小觑。记者了解到,重庆室内停车位月租在400元左右。不过上述戴姆勒公司旗下car2go公关部人士曾表示,重庆市政府就停车位事项给予了公司很大优惠,不过详情并未透露,尚无法估算该项成本。

而随着共享汽车参与企业越来越多,还有不少商家开始坐地起价。“停车位资源紧张是不争的事实,确实存在有部分商家坐地起价。”高珏表示。

不过她补充说:“盼达部分站点的停车成本实际上是在下滑的,我们的停车场会给线下商家带来更多的人群消费,进而形成新的生态链,同最早上线时相比,成本下降了50%。”

另外一项成本则是人力。记者了解到,汽车共享公司徐亚地勤管理人员接受车辆信息,比如取回一辆车,检查一辆车,然后没问题后上架一辆车,一个人可能会管理10辆车。照此测算,car2go需要配备的地勤人员约60名,按月薪3000元测算,每年人力成本约216万元,这还不包括社保和其他福利。

据了解,重庆每年针对所有主城区牌照的车辆收取2300元/辆的路桥费,car2go则还需要负担138万元的路桥费。

根据上述数据,按照car2go所投放600辆车辆为基准,其一年的运营成本总计约8216万元(含车辆购置成本7800万元);以过去近一年22万次使用频次统计,其收入约1200万元,照此速度,其需要近9年时间才能收回成本。

不过盈利也并非不可能。高钰称,目前盼达在全国运营的6个城市中,杭州的单日单车平均营收达到了173元,超过了盈亏平衡点,实现了盈利,“分时租赁也好,汽车共享也好,离不开商业的本质,所以必须依靠规模效应、时间效应。”


热门地区

十堰 宜兴 磐石 黄石 武汉 大丰 宜州 驻马店 郴州 曲靖 周口 潮州 铁岭 信阳 抚顺 运城 福建 高州 呼和浩特 铜川 成都 阿克苏 蛟河 莆田 永州 庆阳 邹城 永康 广州 六盘水 大连 金华 尚志 池州